• <ins id='0obof'></ins>

    <i id='0obof'><div id='0obof'><ins id='0obof'></ins></div></i>
    <span id='0obof'></span>
  • <acronym id='0obof'><em id='0obof'></em><td id='0obof'><div id='0obof'></div></td></acronym><address id='0obof'><big id='0obof'><big id='0obof'></big><legend id='0obof'></legend></big></address>
  • <tr id='0obof'><strong id='0obof'></strong><small id='0obof'></small><button id='0obof'></button><li id='0obof'><noscript id='0obof'><big id='0obof'></big><dt id='0obof'></dt></noscript></li></tr><ol id='0obof'><table id='0obof'><blockquote id='0obof'><tbody id='0obof'></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0obof'></u><kbd id='0obof'><kbd id='0obof'></kbd></kbd>
  • <i id='0obof'></i>

    <code id='0obof'><strong id='0obof'></strong></code>

    <dl id='0obof'></dl>

            <fieldset id='0obof'></fieldset>

            頂崗實習陷入停滯狀態 疫情下,職校生就業還好嗎?

            • 时间:
            • 浏览:39
              疫情期間,一些職校生的頂崗實習工作進展緩慢,甚至陷入停滯狀態。有職校生問道——
              頂崗實習遇阻,誰為我暢通道路?
              對職業院校的學生而言,頂崗實習是提升其專業能力的有效環節。由於遭遇疫情,頂崗實習資源緊缺,一些職校的頂崗實習工作進展緩慢,有的甚至陷入停滯。不過,疫情沒有阻斷頂崗路,職校正全力為學生找出路,千方百計為頂崗實習生和用人單位牽線搭橋,一些企業也在盡力為頂崗實習的學生提供相應的保障。有職校負責人表示,“隻有學生自律、企業盡責、學校盡心,才能共克時艱,實現多方共贏。”
              “目前我們還處在居傢辦公狀態,但學校和企業都給瞭很大的支持與幫助,一定會堅持下去。”談及近況,成都市技師學院2017級物聯網專業學生白浩文告訴記者。
              疫情期間,面臨畢業的職業學校學生頂崗實習經歷瞭怎樣的一波三折,職校和企業又如何應對?《工人日報》記者對此進行瞭采訪。
              頂崗實習陷入停滯
              去年12月,白浩文按計劃到學校合作的四川匠八方科技有限公司實習,春節後,受疫情影響,公司出於安全考慮安排他們居傢辦公。盡管是從事物聯網相關工作,居傢線上辦公能夠滿足公司需求,但白浩文依舊覺得與在公司實踐體驗相差很多。為瞭增加實操經驗,同時也增加些收入,他和室友一起創業,希望在網站建設、微信小程序開發等方面得到更多成長鍛煉機會,然而一切並不如想象中那樣順利。
              “有時候心挺慌的。”白浩文告訴記者,居傢辦公後實習工資減半,近幾個月自創公司也僅進瞭兩筆訂單。好在實習公司在工作上沒有給予更多壓力,學校則每天都在關心他們的情況,盡管每天坐在電腦前的日子挺難的,依然不會覺得孤立無援,“現在的情況沒有想象中那麼理想,但自己多刻苦點,實踐積累不會受太大影響”。
              “疫情對今年我們頂崗實習安排確實造成瞭很大困擾,這是毋庸置疑的。”成都市技師學院相關負責人介紹,該校原計劃2月底有1739名學生參加頂崗實習,但春節過後基本處於停滯狀態。為解決頂崗學生無法到企業進行頂崗實習的問題,該校各二級學院專為學生免費開放各類綜合實訓軟件,專業實習指導教師還每周為學生安排學習任務,通過指導群組發放大量線上學習資料,確保學生在傢也能學到專業技能,做到停課不停學。
              該負責人稱,學校還根據學生就業需求,組織各二級學院積極主動聯系產業園,對接專業對口企業,瞭解用人單位需求,並把招聘信息通過微信公眾號和班級微信群、QQ群等分專業精準傳送給頂崗實習生,為頂崗實習生和用人單位牽線搭橋。2月份以來,該校共聯系優質就業單位30餘傢,征集實習就業崗位400餘個。
              “相關的保障工作一定不會缺位”
              杜進才是較早一批返回頂崗實習崗位的學生。
              2019年11月起,杜進才便在成都工貿職業技術學院的安排下,進入成都熊谷加世電器有限公司實習。春節後公司延期復工至2月7日,對於要不要正常返崗,傢裡人擔心他的安全持反對意見,杜進才在宜賓老傢猶豫瞭幾天,還是啟程瞭,“雖然政策明確受疫情影響,頂崗實習時間不夠也不會影響畢業,但還是想在進入社會前多學些真本事”。
              記者瞭解到,成都熊谷加世電器有限公司是一傢專為管道安裝制造企業提供管道焊接設備的企業,杜進才頂崗實習期間主要從事裝配和維修等工作,在他看來,按期回到崗位能夠為全城通氣通油提供保障,也是間接支援前線。他告訴記者,和他一起在該公司實習的13名同學最後也都陸續返崗復工。
              “我們對頂崗實習的學生持開放態度,隻要他們回到崗位,相關的保障工作一定不會缺位。”成都熊谷加世電器有限公司人力資源部部長陶陶告訴記者,在復工之前,他們準備瞭充足的防疫物資,並每日對員工健康情況進行摸排。按照政府相關要求,人員都是分批次返崗的,對回來頂崗實習的學生,在日常管理、生活保障方面給予瞭重點關註,“每天發放口罩、測量體溫,對廠區定期消毒。為瞭一個安全的復工環境,每一個細節都不敢忽視”。
              “疫情對我們這個行業的生產經營影響並不嚴重,但實習生們在特殊時期,依舊願意與公司奮戰在一起,我們很感動。”陶陶稱,除瞭成都工貿職業技術學院的學生,與他們有合作的其他學校的頂崗實習生,也大多選擇瞭第一時間返崗。
              給學生找出路,需企業盡責、學校盡心
              “學生不返校或是直接到企業實習,並不意味著學校可以放手不管。”成都市技師學院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實習生返崗前,該校嚴格摸排復工企業是否達到防疫安全保障標準,同時為受疫情影響未能獲得實習機會的學生進一步開發新的崗位;面向未實習學生,制定虛擬線上實訓的教學方案,並按照1:15比例為學生配備指導教師,掌握學生在校外的學習與實習情況。同時,疫情伊始便啟動應急方案,全面排查頂崗實習學生所在地、健康狀況等信息,實行實習學生狀況“日報告、零報告”制度。
              “現在我們的學生已經全部做好準備,隨時可以到企業頂崗實習。”該負責人稱,疫情初期,以往合作的企業多存在產業鏈中斷情況,隨著復工復產全面推進,他們正在確保指導教師和學生安全的前提下,有組織、有計劃安排畢業生返崗復工。
              記者在采訪過程中瞭解到,在復工復產的不同階段,各大職業學校也面臨著不同的難點與考驗。受經濟形勢影響,一些職校的頂崗實習資源十分緊缺,部分學生實習時間受到嚴重壓縮;四川攀枝花技師學院數名學生在沿海企業頂崗實習後,甚至出現瞭被欠薪的情況,盡管在校方介入下得到妥善解決,但過程中被牽扯大量精力;四川綿陽一名學習汽修專業的職校生,因頂崗實習選擇空間受限,不得已去瞭東莞從事電子裝配流水線上工作……記者采訪過程中發現,不少職校的頂崗實習工作進展緩慢,學生在此期間更是有諸多無奈。
              “疫情防控其間,鼓勵學生到企業頂崗實習是一件好事,但還需要責任、擔當和周密細致的考量。”有業內人士認為,特殊時期,要解企業復工復產的用工燃眉之急,又要讓學生完成實習任務,同時還能履行職業院校的社會責任,這本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對企業、校方都提出的更高的要求。如學生身兼在校生和準員工雙重身份,要遵守學校的校規校紀,也要遵守企業的規章制度,在職業道德、職業習慣養成方面必須嚴格要求自己;企業要履行主體責任,更重要的是要給學生提供個性化的指導、關心和幫扶,提升其職業技能,增強其職業榮譽感和職業認同感,而不僅僅是缺工狀態下的一個勞動力;學校要在常規工作基礎上,以學生頂崗實習為契機,主動調整姿態,通過服務企業切實提升校企合作水平,促進產教深度融合。“隻有企業盡責、學校盡心、學生自律,才能共克時艱,實現多方共贏”。一位職校負責人對記者表示。